论2014年逼格最高的酒局
一年喝掉几辆玛莎拉蒂。正常吗?在有钱和挥霍这件事上,总是天外有天,人外有人,攀比总无止境。


文:高梓清

在今天的中国,看到人拎着珍稀皮革的铂金包、戴着镶满钻的表都不稀奇,更别说一年喝掉动辄上百万上千万的名庄年份酒了。我身边有些葡萄酒爱好者,生活朴素,却每天开名庄的好年份以及难以觅到的酿酒师珍藏,一年喝掉几辆玛莎拉蒂。夸张吗?在有钱和挥霍这件事上,总是天外有天,人外有人的,攀比总无止境。

然而我去年获邀参加的一个酒局,看似波澜不惊,却意味深长,我称之为2014年逼格最高的酒局。之所以说逼格高,一是它的举办者是法国波尔多左岸五大名庄玛歌酒庄(Chateau Margaux),和拉菲、拉图、红颜容、木桐其他四个一级庄齐名,是其中最女性化、号称“女神”的酒庄,也是我们去年在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举办玛歌女士之夜的主角;二是规格高、嘉宾阵容强大,酒局在香港举办,只有60位专业人士获邀,而号称世界上最难考取(60年来只有300余位成员)的葡萄酒大师多人亦云集现场。在此前,只有英国和美国举办过;三是酒品外面喝不到。喝的其实不是多老年份多高评分甚至多贵的酒品,本酒会所呈现的却正正是市面上喝不到也买不到的玛歌酒庄实验品。

何谓实验品?作为一个历史悠久的一级名庄,玛歌酒庄本已是1855年评级以来波尔多最牛的酒庄之一。但是,已经在金字塔尖的他们偏不满足。这些年,葡萄酒行业不断受着新晋产区和酒庄的冲击,后起之秀们用着新的酿酒方式,甚至在传统人士看来“叛经离道”的科学方法,酿出了一瓶瓶评分颇高的佳酿。到底是传统方式好?还是新方式也有可取之处?酒界总围绕这些问题争论不休。而玛歌酒庄在2000年成立了实验团队,亲自在自己的酒田上进行实验,以图让时间和实验结果告诉我们答案。

实验队在酒田上划分了三个区域,让每个区域在同等的环境状态下,各自采用传统、有机和生物动力三种方式栽培葡萄,发酵、装瓶、陈年后分别观察他们每年的变化;也拿了同样年份的副牌酒,用传统旧世界所用的软木塞、新世界所广泛采用的螺旋盖和密封螺旋盖三种不同的瓶塞进行对葡萄酒储存状态的试验,并在不告诉我们的情况下,让我们盲品,让这群在葡萄酒行业打滚多年的挑剔的、拥有敏锐味觉的舌头举手投票喜好的顺序。让人大跌眼镜的是,获得票数高的,往往不是传统方式酿造的酒品。

举个例子,我常听朋友说,在超市里买到螺旋盖一拧就开的葡萄酒,就会感觉低级;可是用橡木塞封瓶的葡萄酒,虽然用开瓶器常有开断的风险,就是感觉上档次。但其实,橡木塞虽然是传统做法,受细菌感染的机率却比新式的螺旋盖来得高,陈年风味也有所不同。说回到玛歌酒会的现场投票,投螺旋盖的比橡木塞的人数来得多。但酒庄表示,毕竟现在这瓶酒才陈年了10年,不知道未来20年、30年乃至100年的陈年表现如何,所以是否换螺旋盖封口还有待时间的考究。 这次酒局最让我感动的是这样一个世界一流酒庄对于酿造葡萄酒认真的科学态度:多年来多代经营者通过不懈的努力,对待大自然和风土始终充满敬畏,更是在技术上精益求精,不盲从潮流,也不固步自封,总在追求更好更卓越。那些百年如一日的世界品牌,经过时间和风雨的沉淀,越发闪烁光芒,在浮躁的当代中国,确实值得我们尊敬和学习。 2015.2.25 于 北京 (上述酒会于2014.6在香港举行)